两代人的铁军情
  时间:2018-07-19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
儿时,我常听父亲讲,最不容易的兵种就是铁道兵。父亲的这个认识源于1965年至1972年铁道兵修建京原铁路时的峥嵘岁月。

当时,父亲作为民兵与铁道兵战斗在一起,目睹了铁道兵逢山凿路、遇水架桥的精彩与建设过程的壮烈。

京原铁路修建难度不亚于成昆铁路,铁道兵们一手拿枪,一手拿工具。当年隧道遭遇塌方,4名战士、4名民兵被堵在导坑里,经过一昼夜紧急抢险,终于挖出可一人爬出的洞口。生死一线之际,8位士兵却争先恐后地陈述自己要最后逃生的理由,最后还是班长命令民兵先行。在下庄隧道施工时,25名铁道兵在塌方来临时,为了保护枪支,全部遇难。全长7031.9米的驿马岭隧道,是20世纪70年代中国最长的隧道,有十几处断层、200多个溶洞,还有许多暗河,团长侯日菲在隧道里搭床铺过夜、指挥作战……这就是铁道兵,这就是最可爱的人!

京原铁路沿线的老人们谈及铁道兵,至今仍感动流泪。老人们说做梦时仿佛都能听到“老乡借口水喝”的吆喝声;仿佛又看到老太太挎着一篮子鸡蛋,拿着两个菜包子送给铁道兵战士……

在他们刚强的意志里,奔涌着焚毁一切艰难的岩浆。在永定河畔,铁道兵们率先生产出了钢筋混凝土预应力桥梁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先念闻讯亲临现场,中国铁建房山桥梁厂从此诞生。这就是敢为天下先的人民铁道兵!是自力更生、不等不靠的央企!

京原铁路的修建对晋煤外运,加强首都战备起着重要作用。一条铁路承担着一个国家的战略任务,一条铁路牵动着整个民族的命运。 

修建完京原铁路,父亲阔别了铁道兵,但牵挂从未中断。8年前,我入职中铁建设,父亲告诉我这是铁道兵的部队,从民兵到新兵,这是两代人的传承。

2016年劳动节期间,我参与了铁道兵纪念馆的部分修缮工作。一件件珍贵的文物告诉我,是战争磨砺了人民铁道兵,淬炼了铁道兵的兵魂。

大军打到哪里,铁路就修到哪里。战争时期,登高英雄杨连第冒着随时坠落的危险,在日本专家、苏联顾问束手无策时登上40多米高的桥墩,提前完成抢修任务;副班长袁孝文被炸断双腿,仍坚持爬行300多米,设置响墩,耗尽最后一滴血也要保证军用列车的安全……这就是答案,这就是铁道兵的兵魂! 

一条铁路,两根钢轨,它是铁道兵战士献身精神的结晶;那一座座耸立在蓝天白云之间的桥梁,就是铁道兵战士的钢筋铁骨铸就的丰碑。他们肩负着神圣的使命和责任,用钢铁的意志、辛劳的汗水,永不停歇地传播着奉献、拼搏和力量!(董永全)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